在悼念里忘记仇恨

发布时间:2014-12-08 10:09:19   文章来源:学工     浏览次数: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在悼念里忘记仇恨

—— 丁子江

1213号,本周六,是南京大屠杀死难者魂归道山77周年。我们在这个时刻提前向他们致以悼念。

77年了,亡灵不再言说,时间不曾哭泣,可战争留下的巨大创伤依然在折磨着两个民族,那道裂痕从未现身,却无处不在。

我想,你们当中一部分,甚至是绝大部分,都是喜爱着日本的动漫长大的,并在各方面接触到日本的流行文化,可有时你不敢表露出你的热爱,因为喜欢日本是不安全的,它可能会遭到到攻击、嘲讽和孤立,而叫嚣着踏平日本、从地图上把日本抹去的人,即使再可笑,即使他内心想得完全是蝇营狗苟与龌龊肮脏,也都会收获共鸣和出于伪装的附和。如果我们不能正视那段历史,那么我们就活不成一个完整的人。

我们理所当然要痛恨日军当年犯下的累累罪行,尤其是南京大屠杀,也不必原谅那时日军的残暴,不过我们不应把这种情绪用来看待今天的日本,更不应将日本民族视作是没有人性的,冷血残暴的,这不符合基本的事实。当年被军国主义裹挟的日本,是一个不正常国家,沦为了一台没有灵魂的战争机器,是少数激进分子绑架了整个民族,蒙骗了普通公民,这场战争不仅亚洲受虐,日本本国人民也饱受荼毒,无数家庭支离破碎,家破人亡,至今在太平洋的诸多岛屿上,110多万日本青年的白骨不知所终,更不必说广岛和长崎两个原子弹造成的人肉消灭的恐怖景象,给日本普通老百姓造成的一生的阴影和惊怕。归根结底,撒旦的横行,让上帝的光芒无法满照人心。今天,虽然在南京大屠杀具体数字上仍然存在分歧,但有10万以上的中国人遭到了日军的杀害——已经成为日本学界和传媒界的主流观点。虽然日本历届首相对战争的道歉深浅不一,但没人敢否认,更没有人试图美化战争,日本各大出版社出版了多种南京大屠杀史料集,其中绝大多数,是主张日本对中国实施“虐杀派”学者的编纂。在各类历史教科书中,“南京大屠杀”的记述已不是问题。相反,不记述和否认才是问题。正如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孙宅巍所说:“只要承认日本侵略者对中国人进行了疯狂的屠杀这个事实,就可以对南京的中国死者数量这样的敏感问题进行讨论”。可见,日本并不是一味抗拒承担战争责任,日本主流社会在反思,在悔过,我们不能因为极少右翼分子的言论就把整体日本社会标签化,更不能因为日本在军国主义时期犯下的罪行就紧抓着不放,遇到什么都要拿出来摆给别人看,这是弱者和不自信的表现,就像不要动辄痛斥他人"卖国",须知这是不敬:难道中国"贱"到几句话就能被出卖。今天的中国,今天的中国青年,应该有这份乐观自信和大国心态。

在日本,少数民族主义者否认战争罪行的言行,往往会受到关注,正如同调皮捣蛋的孩子更容易吸引老师的注意,虽然这没什么值得骄傲的。而相对沉默的大多数日本人不希望日本再发生这种事。他们从战争中吸取到的唯一教训就是永远不再让战争发生。日本NHK电视台曾就是否愿为战争牺牲生命的问题询问日本国民,其中得到最多赞同的是一个日本年轻人的回答,他说:要人家为它而死的国家,就让它灭亡好了。大文学家三岛由纪夫是个狂热的军国主义分子,他在1970年向800多名自卫队官兵发表演说:“日本人精神在堕落,丢掉了武士道的古朴坚忍,要让自卫队成为真的军队以保卫天皇和日本的传统。”但是没有人响应,甚至大声嘲笑三岛是疯子。最后三岛由纪夫切腹自尽。在日本最受非议的靖国神社,年轻人莺声燕语,你侬我侬并不鲜见,右翼分子看不下去,出声劝阻,还会遭到年轻人不理解的目光和嘲笑。今天的日本,是一个和平的民主国家,早已非当年的模样,我们不能停留在77年前,我们要睁眼看世界,要有勇气正视曾经的对手,今日的伙伴,历史不是为了强化仇恨,而是要让和平永存,在历史里,爱都赢了,恨都输了。

终究,我们要放下过去,要把苦难当成民族进步的阶梯,而非狭隘偏激的情绪。今天我们以国家的名义向普通公民生命的逝去表示悼念,这是对生命的敬重,是我们这个民族可贵的进步,是对人类文明意义的重申。我们要“脱心志于仇恨之桎梏”,要将每一个普通同胞的生命视作这个国家最大的责任,为这个社会的美好贡献自己的心力。幽谷上升,高山下降,这人世间,唯有自强之精神,和平之思想,历千万祀,与天壤而同久,共三光而永光。祝福我们中华民族,祝福这个国家,祝福你们。